男女性話|K房尋奇之官人我要

還沒到大陸前,當時在台灣的我年輕沒錢,涉世未深,新聞報導的什麼一代系列,對我來說跟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,能去的也是茶店(阿公店),但只是偶爾朋友起鬨才去,而且很多都是「女士」,總有花錢還被玩的感覺,直到被公司派駐大陸,才知道對岸除了《大陸尋奇》裡播放的風土人情外,還有許多鏡頭外的內容。
20年前初入大陸,在珠江三角州,台資廠群聚,白天大家士農工商,到了晚上不管是應酬,或台灣人間的交誼,都是在KTV(K房)進行,還有一個因素是當時治安不好,台幹去哪都要團進團出,而且K房大多是台灣人開的,比較安全親切,自然而然K房變成台幹下班後的首選娛樂。

當時便宜 像喝星巴克

上飯店的K房應酬,公司體恤大家辛苦,都會購買酒卡,即一次性購買50支或100支酒(紅、白酒隨便)記於公司名下,誰去喝簽下名,然後扣支數,酒店會派員到公司收錢,然後再買、再喝,因公而去K房什麼都報銷,妹小費也算;但就算不報公帳,私人去喝,消費也差不多1、200RMB(妹小費不算),再分攤一下,基本上不就喝杯星巴克的錢,還有人不天天去嗎?
重點來了,錢的事情不用怕,此時就等穿套裝的行銷副總(就是媽咪啦)來親切的問候:「可以帶妹了嗎?」
答案是:那當然!(借用一下樑赫群的口頭語)
媽咪一次帶10個掛號碼牌、穿小禮服的妹進來,一字排開,10個妹整齊鞠躬齊喊:「老闆,晚上好。」然後會一副「官人我要」的眼神盯著你看。
選秀大會正式開始,底下評審委員竊竊私語,第一輪通常是不滿意,再來一輪,還不滿意,還來一輪,還不行,換個媽咪(看場子大小,大場一個媽咪大概帶30∼50個妹),又來一次,還不滿意,媽咪直接帶你去休息室,不信找不到你中意的!
而當大家都挑好妹坐定位,又會有些耳語出來了:那個某某人點的妹自己曾點過,然後功夫怎麼怎麼的……基本上每場都這樣,大家基本上都是婊兄弟。
我們自己都只會點一個妹,幫客戶點兩個,一來怕妹大姨媽來,另一個是怕妹被灌醉不醒人事,所以要準備牛棚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,也因此我們要跟媽咪保持良好關係,以應付各種突發狀況。(這也是為什麼要捧媽咪的原因,當她們業績不夠時,我們也要協助完成額度。)

武場狂野 脫光選媳婦

當時因公應酬去的K房,都是附屬在酒店內,屬文場,比較高檔、隱密,一番勁歌熱舞、酒酣耳熱後,房卡一分,各自帶開,生意該談下來的也能談下來。
還有另一種是自己去玩比較多的K房,那是武場。在包廂裡玩法多,像是點羅百吉的《吹喇叭》及張宇的《用心良苦》,後者歌詞要改成:你說你,想要搞,偏偏你又不戴套,爽過了,懷孕了,生下孩子你要不要……先暖場,然後媽咪還會進來給每個妹發一個塑膠袋,妹要脫光光,把衣服放進袋子裡,媽咪隨即收走,讓男客矇眼「找媳婦」。妹一字排開,男客逐一用手在妹身上遊走,摸出哪個是自己點的妹,說是遊戲,其實是給客人佔便宜的變相方式,漸漸的氣氛愈來愈熱,這時有人會失蹤一會,直到確定埋單時,媽咪才會讓妹穿回衣服,但是這種狂野的武場始終上不了檯面,也不是適合所有的人,比較粗俗,環境也比較差。
直到現在,由於大陸禁奢令的實施,台資廠的遷徙,已沒所謂的大場,再加上大陸的物價高漲,土豪大批冒出,台灣人已不是K房的寵兒,妹也不是以前不會說NO的妹,所以現在K房除了公事不得不去外,我認識的台灣人都另闢戰場了。

回上一頁

徵信 徵信社 外遇 抓姦 感情 小三

徵信在一般大眾眼中有著些許的神秘也有著許多面的解釋,相信大多數的人開始可能會想到偷拍,狗仔隊等諸多此類的聯想,或許這其中有些關聯,不過真正徵信社所運作的方向,是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的。

珍女人徵信的宗旨為徵信品質服務、效率、平價、價格透明化,以您為出發點,為您爭取應有的權益,解決您的問題與憂慮,珍女人與您攜手共度難關。